供销社(传纪)
发布时间:2017-12-01 作者:刘行宾 来源:本站

十七

      当年,刘建章认为:老百姓根本不懂得什么办合作社的大道理,只懂得能帮助他们解决日常用品的需要,能帮助他们省钱,最好能帮助他们赚钱。在他的带领下,南区合作社深深扎根于人民群众之中,忠实地为人民服务。南区合作社开办初期,法币在边区市场上流通,苏票贬值,群众拿苏票到市场上买不到东西,而南区合作社为了照顾群众利益,不但接受苏票入股,而且接受苏票购买货物,虽然合作社有损失,但群众感觉到对他们有利,就信任合作社了。

     1937年秋天,南区群众在秋播的节骨眼上,买不到农铧,而市场上私商又乘机抬价。为了解决群众的困难,南区合作社集股500元到韩城敌占区买回农铧2000叶,以每叶低于市场价3角钱卖给群众,为群众节省了600元。

  1940年,国民党对边区实行经济封锁,军民的吃穿成了问题。南区合作社组织了800多名妇女纺纱,并成立了新合织布厂,解决群众的穿衣问题。为了推动妇女纺纱,合作社亏本3万多元,但群众获利40多万元。平时,南区合作社还有两副货郎担子下乡送货,一方面方便群众购买日用品,出售农产品;另一方面还能密切联系群众,调查研究。南区群众每户的财产多少,每户多少人,多少劳动力,每年需要的生产、生活用品,以及每户的收入,他们都掌握得清清楚楚。根据调查结果,作出合作社的经营计划,提前组织货源,廉价供给群众,为群众谋利。

  南区合作社坚持面向群众,始终为群众谋利益,一切工作都从群众的利益出发。群众要穿衣,合作社组织妇女办织布厂;群众要运盐单行不方便,合作社组织运输队;群众吃的用的,合作社廉价供应;土产、废品合作社收集推销;群众有余钱,存到合作社生利;扩大生产用钱,到合作社低利借贷;人畜有病,合作社医治;移民要开荒,合作社帮助;为提高群众文化,办合作学校,为普及文化,办识字组、半日校。举凡衣食住行、经济、文化、医疗、社会公益,南区合作社都替群众打算,都为群众服务。因此,南区合作社的事业得到了人民的支持,越办越红火。

     经过不断创新,南区合作社的业务不仅发展到消费、供销、生产、运输、信用、教育、人民经济和文化各个方面,而且把替政府办事和为群众解决困难也作为经营业务。如包运公盐。1941年,政府把公盐作为抗日的经费负担分给群众运输,分配给南区的公盐任务为950驮(每驮105斤),为了不耽误群众生产,解决单家单户运盐困难,南区合作社以每户应交的公盐数按市价折成代金,交给合作社作为股金,由合作社组织运输队统一到三边包运公盐任务。到年底,不仅为群众完成了公盐动输任务,而且还为群众节省4000多个人工,8000多个驴工,还以公盐代金入的股金每1元分得5元红利。政府的负担出了,合作社股金扩大了,营业扩大了,人民得了利,少了麻烦,又能以社员资格分红,实现了政府、合作社、群众三方共赢,这是南区合作社最为群众称道的创举。

     包交公粮,也是采取这种办法,以粮食或代金预先向合作社入股,由合作社周转盈利,到交公粮时,无论公粮数额增加多少,都由合作社统一上交政府。有些群众家有余粮的,甚至愿交二年的公粮给合作社为股金,不管下年增加公粮多少,都由合作社负责包交。仅1942年,合作社就替群众包交公粮260多石。对群众购买的救国公债券、有奖储蓄券,以及交纳教育经费和自卫军放哨费等群众负担,都采取这种办法。除此之外,南区合作社还替政府发放农贷、代征税收、安置移难民等等。正如毛泽东所说:“它以公私两利的方针,作为沟通政府与人民经济的桥梁”。“既可免政府收费之烦,又可减少人民支付之苦”。“使政府、合作社及人民三者公与私的利益,个体与集体的利益,密切地结合起来”。

  南区合作社还始终坚持面向群众、依靠群众、民主管理、群众监督的管理机制。社员代表大会是合作社的最高权力机关,每年开会一次。社员代表无论股金多少,拥有平等权利。社员代表大会的任务是总结一年的工作,讨论扩股分红和发展业务等重大问题。日常工作由社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理事会负责。各分支机构并不是由南区合作总社一管到底,而均有自己的社员和理、监事会,自主经营,单独核算。总社只是从宏观上指导,经济力量上给予支持。在群众监督方面,南区合作社一贯坚持民主管理,群众监督制度,根据群众的意见改进合作社的工作。如1945年,因对一些合伙的旧商人放松教育,出现了脱离群众,单纯追求利润的现象。在1946年1月召开的社员代表大会上,社员代表向合作社提出了200多条意见。对此,南区合作社不是掩盖矛盾,迁就妥协,而是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整顿和教育活动,及时纠正了错误,撤销了与群众利益无关或只图高额利润的机构。毛泽东说:“它根据人民的意见改善合作社的组织形式”。

       在1942年的陕甘宁边区高干会上,毛泽东说:“南区合作社经过六七年的摸索与艰苦奋斗,它发展了南区人民的农工商业,照顾了南区人民经济利益的各个方面,成为南区人民的经济中心”。“南区合作社式的道路就是边区合作事业的道路;发展南区合作社式的合作运动,就是发展边区人民经济的重要工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