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赴台学习考察报告
发布时间:2018-07-11 作者:九江市供销社 李茂生 来源:本站

为学习台湾农会、农民合作社生产经营和管理经验,加强和促进两岸农业交流合作,提升我省供销社服务“三农”和现代农业发展水平,2018年6月23日至29日,江西省供销社组成考察团赴台湾学习考察。通过培训交流,翻阅资料,现场观摩等方式,深入学习台湾农会、台湾农业合作社联合社和云林县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的先进经验与做法,让我们增长了知识、开拓了视野,更新了观念,深受启发,受益匪浅。

一、基本情况及特点

1、台湾农业合作组织起步较早发展稳健。考察中我们了解到,台湾农业合作织组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是在前进中摸索,在摸索中前进,发展相对成熟,形成了具有台湾农业特色合作模式。从我们这次实地参观考察的台湾农会、台湾农业合作社联合社及汉光果菜合作社都能体现。台湾农会成立于1900年,有着近120年的发展史,到目前已形成下辖22个直辖市和县级农会,279个乡镇农会,乡镇农会以下还有若干农事小组和农业产销班,共有98万户正式会员和92万户赞助会员。台湾农业合作社联合社成立于1962年,经过50余年发展,现有600多个社员社场,社场员人数达15万余人,已成为台湾地区最具规模的社员社场联合体。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成立于1989年,从成立之初50户菜农,每人1万元股金,发展到今天的263户社员农户和800为非社员农户,年产销达15亿新台币。

2、台湾农业合作组织体系完备互补性强。从我们考察的3个单位看,他们都具有很完整的组织构架,很完善的经营服务功能,且各有侧重,形成了农会指导、农联社统筹、合作社实施的发展模式,三者间既相互独立,又互为补充。台湾农会作为台湾地区集经济性、教育性、社会性、政治性于一体的非营利性社团法人,省—县—乡三级体制很完备,农会主要肩负农业推广、农业经济、合作金融、农业农民保险四项职能,发挥着与政府、市场和农民三者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农会管理制度设置科学,体现民主,各级农会的会员代表大会为最高权力机构,选举理事会、监事会以及出席上级农会的会员代表。理事会为农会的决策机构,聘请理事长执行理事会决议并负责各项业务的执行。监事会负责监察业务及财务。农会的职员通过单独的选拔考试录用。台湾农业合作社联合社是公益性合作经济组织,主要为社员提供产前、产中、产后系列化服务,该社管理精细,体现社员意志,实行社员代表大会制,下设监事会、理事会、社务会,经理层,供销部、运销部、企划部、管理部,下设贸易课、直销课、推广课等11课,各司其职,通过开展运销、推广等业务,将社员生产的农产品“化零为整”突出规模效应,极大的减少中间环节,降低生产流通成本,有效增强市场竞争力。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主要从事蔬菜、青果、稻米、水产、畜产等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和运销。该社注重直销业务开发,取得了良好收效,直接供应军队、学校、大型批发仓库、生鲜超市等单位客户,已成为台湾直销业务为主的果菜合作社代表,并已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台湾农业生产合作社。

二、主要做法

台湾农业合作组织呈现出的发展先进性和多样性,既有较长时间的发展积蓄,也有特定环境的促进因素,但其真正起到长效发展的是孜孜不倦的合作情怀,是务实高效的管理制度和态度,是对事业高度负责的工匠精神。台湾农业合作社联合的发展与我们当前推进农合联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我们处于起步阶段,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迸发出闪耀光芒,在此不多赘述。以下为台湾农会和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的主要做法。

(一)台湾农会

该会着重围绕农业推广事业、经济事业、金融事业、保险事业、国际农业合作事业等5个方面,体现“农有、农治、农享”宗旨,真正成为农民的娘家。

1.大力开展农业推广事业,有效提高农民素质。主要开展四个方面工作:一是面向成年农民开展农业知识、生产技术、经营管理、市场营销的教育与辅导,帮助政府辅导会员组成“农业产销班”,为他们提供各类咨询服务与辅导;二是以9-24岁农村青少年为对象开展农业继承人教育和就业培训;三是家政推广教育,辅导农村妇女新知识、新技能、新观念,强化家庭功能,提升生活品质;四是农村文化福利,创办“农友”月刊,兴办农民诊所,开展农村文化活动。

2.着力发展经济事业,有效激发农业活力。主要开展四个方面工作:一是受政府委托办理政策性的农产品收购及加工业务;二是生产资料的供应和农产品运输、销售业务;三是兴办果菜市场、花卉市场、家畜市场;四是农会企业,包括食品厂、饲料厂、牛奶厂、农药厂、肥料厂等,从而提升了农业可比效益。

3.稳妥发展金融事业,有效解决会员资金不足难题。台湾农会信用部业务主要包括存贷款业务及农业政策性贷款、消费贷款、抵押贷款,以农业生产贷款为主,生活及其他贷款为辅,并配合政府提供无息资金及低利率资金扶持会员发展。目前,台湾农会信用部总计226家,网点833个,净值1万亿新台币。长期以来,农会信用部的收入是台湾农会收入的主要部分,占农会总收入的90%。

4.积极推进保险事业,有效提供风险保全。根据《农会法》,台湾农会接受委托办理农业保险和有关农民保险,一是家畜保险,分别为家畜运输死亡保险、乳牛死亡保险、成猪死亡保险;二是农民健康保险,分别为生育、伤害、残废、疾病及死亡保险,目前投保人数有130多万人;三是员工互助保险,目的是在农会员工不诚实行为造成损失后承担补充保险责任。

5.扎实开展国际农业合作事业,有效实现农产品走出去。农会代表台湾积极参与国际农业合作交流,很好的将本地农产品推向国际市场,使得台湾农产品在国际上打响了品牌。

(二)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

该社在发展上高度重视并践行生产创新、社员培训、品牌建设等3个关键环节,使得该社发展成为了具有国际影响的台湾农业生产合作社。

一是高度注重生产创新。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人们关注食品安全越发普遍,于是“绿色农产品”、“有机农产品”具有了广阔竞争力,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汉光合作社积极进行生产创新,即采用先进技术开展纯有机蔬菜的生产。其具体做法是,合作社根据任务编制组成管理中心,以专业化、模式化进行生产,将生产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产前种苗培育和土壤准备阶段,种苗由培育中心自动化培育,这样可以有效防治病虫害的发生,提高土壤利用率及确保品质安全性;第二阶段是生产阶段,在此阶段,管理过程中所需要的肥料均使用由合作社自行研发的纯有机肥料,并运用生物手段防治病虫害。合作社聘请专家或专业技术人员指导生产的各个环节,大大提高了生产的技术含量和产品的品牌竞争力。

二是高度重视社员培训。要使上述生产创新结出丰硕的果实,还要依靠高素质的农民,汉光合作社规定每年拿出利润的10—15%用于社员的培训开发,定期不定期邀请岛内外知名学者、企业家为合作社成员举办新技能、新方法、新产品、新知识等各类讲座。

三是高度重视品牌建设。合作社通过自主研发的汉光自有云端ERP系统对产前、产中、产后进行严格管理。虽然产品是由各农户自行生产,但是产品标准却是统一的,并且建立了严格的产品朔源机制,因而其产品品质是有保障的,为其产品销售打下良好的基础。汉光合作社的有机食品、无公害蔬菜在台湾乃至国际市场均有很强的竞争力。

三、主要体会与启示

这次台湾之行,虽然时间短,但由于主办单位精心安排,考察内容很丰富,让我们对台湾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对照正在进行的供销社综合改革,有许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消化和借鉴。

(一)基层组织体系的建设是综合改革的重中之重。我们从考察中可以看出,无论台湾农业合作组织如何发展,但他的主要发展阵脱离不了乡镇。乡镇是农会、农联社和合作社根基所在,是重要结合点和平台。如台湾农会虽有省—县—乡三级完备体制,但台湾农会作用最大的是乡镇农会。农会的推广、经济、金融、保险四大功能最齐全的也是乡镇农会,省、县农会会员的组成及收入也主要来源于乡镇农会,特别是对农民的教育培训、生产指导、资金支持、会员权益保障等等都是由乡镇农会来组织落实的,台湾农会体系基础牢固,对农民权益保障是全面的。与之相比,我们的基层组织体系不仅不够完善,功能也不全。因此,加快“三社一中心”为主要内容的基层组织体系建设,不断完善其服务功能,提升其为农服务水平,应当成为深化供销社综合改革的重中之重。

(二)发展社有企业是提升为农服务水平的有效保障。没有经济实力就难以持续为农服务,这在海峡两岸都是适用的,而台湾农业合作组织的经济实力比较强。以台湾农会为例,他有充足的为农服务经费,来源于会费收入、实体经济收益和政策资金支持构成,其主要收入来源大头却在实体经济收入,特别是乡镇农会有很多经营实体,在经营上严格执行现代企业制度管理,积累了厚实的家底,随着滚动发展,业务不断延展,收益也不断增长,从而实现了为农服务水平和经济实力双提升的良好态势,这也为台湾农会发挥为农服务作用最大化提供了保障。与之相比,我们在开展为农服务中资金来源非常有限,存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导致为农服务水平不高,服务功能不全,影响力不大的重要原因。因此,我们必须要强力推进社有企业改革,按照深化改革总要求,通过组建供销集团,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盘活社有资产,在保障社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基础上,加大对外投资,多上为农服务项目,提升经济增长点,为服务“三农”提供物质保障。

(三)专业合作社是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的重要载体。要使一家一户的小农生产适应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经济,就必须通过规模经营降低成本从而提高产品竞争力,而组建生产合作社是实现这些目标的必由之路,台湾云林县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的发展充分证明了这点。这个成立不到三十年的合作社的成功,是一家一户农业生产永远无法实现的,种苗培育、土壤改良、肥料使用、病虫害防治、产品标准、品牌建设等等一系列工作也只有合作社才能实现。与之相比,国内的农民参与合作社比例较低(大约12%左右),合作社的规模也较小,产品的标准化程度不高,合作组织的实力普遍不强,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较弱。因此,我们必须下大力气引导农民组建合作社,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农合联”,以提高农民合作经营的水平,壮大农民合作组织的实力,使农民通过“合作社”、“农合联”成为组织化程度较高的社会成员,先在国家经济生活并逐步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作用。

(四)整合为农服务资源是完善服务功能的有效途径。台湾每个乡镇都建有农会、渔会等职能完备的为农服务组织,实现了集中、快捷、方便的多功能服务,这都得益于为农服务资源的有效整合和共同协作。结合我们实际看,省供销社自去年来,在推进乡镇一级的为农服务资源整合上力度加大,取得了良好收效,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进一步拓宽资源渠道,要注重建立和培育乡镇服务“三农”的综合性服务组织。要大力建设惠农中心,拓展服务内容,充实服务力量,扩大服务范围,吸收农民自觉参加,广泛吸纳快递、保险、农村电商、农为生产资供应等为农服务资源入住,为“三农”提供一站式、全程化服务,努力把惠农中心建设成为民有、民办、民管的服务组织。

(五)法律和政策是农民合作事业发展的重要保障。台湾农民合作组织是以立法形式建立的“政府推动型”合作组织,农会有“农会法”,农业合作社有“合作社法”,政府通过合作组织将农民带入大市场、大社会,各种合作组织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组织活动,互为依托,形成良性的互助关系。台湾农会的组建及功能就是依据“农会法”才形成这样一个联系紧密、体系完备的农民合作组织,尤其是农会金融保险事业的发展就更是政策支持的结果,如果没有这样稳定的收入来源,台湾农会是不可能持续发展的。与之相比,我们的合作组织立法是很滞后的,即便是刚刚修订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其适用范围也是很有限的,中央大力推广的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竟然在《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中也未能全面体现。国家虽然对农民合作事业发展给予了一些项目上的资金支持,但其系统性不强,农民合作事业缺乏稳定而持续的资金来源,农民组织化建设更是缺乏有效的法律和政策支持,这也使得农民合作组织的发展进程缓慢。因此,在深化供销社综合改革中应当加快立法进程,完善制度建设,加强政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