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苏区时期的消费合作社
发布时间:2018-10-05 作者:赣州市社 来源:本站

瑞金,地处江西赣南,和福建闽西交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瑞金是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一九三一年八月至一九三四年十月,毛泽东同志一直居住在这里,领导革命根据地军民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壮大了革命根据地,扩大和巩固了苏维埃政权,粉碎了敌人连续数次全面的军事“围剿”。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在叶坪乡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改瑞金为瑞京,从此,瑞金成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红都。

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瑞金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领导下,进行了第二次分田斗争和查田运动,同封建残余势力和敌人的经济封锁展开了英勇不懈的斗争,逐步恢复了国民经济,积极进行各项经济建设、生产建设。从一九三一年起,瑞金苏区相继创办了消费合作社、粮食合作社、信用合作社、生产合作社,特别是蓬勃发展的消费合作社对于巩固革命政权,粉碎敌人经济封锁,支援革命战争发挥了重大作用。

瑞金苏区的消费合作社,是整个苏维埃经济建设的重要一环。它与苏区的公营商业(即政府办的贸易组织,如中华贸易公司、外贸局等),私营商业(即私家中小商铺店)紧密联系,沟通内外贸易,活跃物资交流,为打破敌人经济封锁,缩小工农产品剪刀差和保障工农红军物资供给发挥了重大作用。消费合作社的产生发展,使苏区的经济发生了质的变化,构成了新民主主义经济的雏形。同时,这种经济形式是革命政权在经济上、政治上动员和团结千百万劳苦群众对敌斗争的一种重要力量。

瑞金苏区的消费合作社,在经济斗争中是一条重要的战线,它是在反对敌人经济封锁,反对商业资本剥削的斗争中,并在土地革命前期开始兴起壮大的。一九二九年冬,中共瑞金地下党组织筹办了“裕茂”杂货铺,作为地下党的秘密交通站,由安治乡一名老纸工张某负责,设于县城云龙桥头附近,这是早期的红色商店。一九三O年六月间,瑞金县红色革命政权——革命委员会成立了,邓希平当选为主席。县财政委员会没收了县城大资本家商人的店房财产,除部份分给贫苦群众,供应暴动以外,将剩余的物资开设了“公卖店”,折低价出售给群众消费,以维护正常商业,抵制中间剥削,巩固红色政权。同年八月后,县区苏维埃政府先后成立,并设置了东区、南区、西区、北区、城中区五个巡视委员会,全县先后创办了十余家苏维埃商店,开展了正常营业。但是,由于这年十一月间钟运标、欧阳江敌部进攻县城,县苏维埃政府和革命武装被迫撤向安治山区,苏维埃政权新兴的商业组织也被迫停办了。一九三一年三月,红军十二军军长罗炳辉率兵重新解放瑞金城,恢复和巩固了各级革命政权。同年五月间,在城外南门岗召开了瑞金县工农兵第一次代表大会,建立了新型的苏维埃政府,通过了关于政权建设、支前工作、分田分地、经济建设的若干决议,对于本县的商业提出了合理的改革政策,并设置了财政部,统一管理全县的财政经济,一批由苏维埃政府掌管的商店又重新开业,各区乡合作社的创办也在筹备之中。

一九三一年九月,瑞金县苏维埃政府又开了全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中央派阿金(金维映)同志主持了大会,到会代表一百多人。会议通过了各种提案决议,并讨论了如何在敌人军事进攻面前及经济封锁的形势下开展经济建设、发展合作社问题,把加强苏区合作社建设正式列入议事日程。会后,瑞金县消费合作社筹备委员会成立,由财政部领导,决定在城市区首先建立消费合作社,通过月余努力,在东郊乡、西郊乡、北郊乡、城中乡建立了五个郊区消费合作分社,并建立区支社、设社址于桥头关帝庙内。一九三一年十月全苏“一大”在叶坪乡召开后,全县创办消费合作社的热潮迅速掀起。各级苏维埃政府积极贯彻临时中央政府和毛主席的号召,组织起来,兴办消费合作社,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从一九三一年底至一九三二年五月下旬,全县便建立了区消费合作社五个,乡消费合作社三十七个,发展社员一万四千八百余人,吸收股金一万七千五百余股,计股金二万零四百余元,其中城市区消费合作社成绩最好,拥有四千七百多名社员,随后,九堡、武阳、云集等区消费合作社也相继建立。那时,瑞金县的消费合作社遍布全县每个角落,形成了一个消费合作社的经营网络。

同年四月十二日,临时中央政府颁发了“合作社暂行组织条例”,加强了消费合作社的领导、健全了组织机构,有力地推动了全苏区经济建设的开展,使消费合作社更加蓬勃发展。同年十二月,瑞金县消费合作社召开第一届社员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县总社,通过了章程和各项提案。从此,瑞金县的消费合作社在县总社、县苏维埃政府、中央财政部的领导下,积极进行各项工作,在壮大消费合作社阵容、发展新社员、消除阶级异己分子、组织商品流通、采购苏区必需物资、优待红军家属、支援革命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瑞金县苏区消费合作的广大革命者,在艰难岁月里浴血奋战,坚持从白区采购商品,以优惠的价格供给社员群众和红军家属,保证了人民的生活物资消费需要。消费合作社除经营粮、油、杂货、药材以及社员日常需要的食品外,还积极收购农副产品,兼营农具买卖,收购大量的废铜烂铁、子弹壳等,支援外贸出口和红军。如瑞金县有十七八个农副产品收购站,经营活跃,是合作社的一个支柱。消费合作社与群众建立了鱼水般的关系,在优待红军家属上做出了贡献。瑞金苏区各区乡消费合作社普遍实行红军家属买货优先,打七八折供应,有的合作社从盈余中抽出部份红利,开办红军家属商店,平时送货上门,帮助困难户解决实际问题,如壬田区消费合作社请了几名医生给社员群众看病,武阳区石水乡消费合作社买来猪仔送给社员饲养,许多群众称赞“合作社第一好!”并说“当了衣初,也要加入消费合作社!”瑞金的消费合作社为中央苏区发展合作社运动树立了榜样。临时中央政府多次表彰瑞金消费合作主的规范工作,在一九三三年八月召开的南部十七县经济建设大会上,毛泽东同志表扬了瑞金县消费合作社,肯定了所取得的成绩。同年十月十二日,临时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吴亮平在党中央局机关刊物《斗争》上发表《合作社怎样工作——壬田区消费合作社检阅》一文,赞扬“在合作社运动中,瑞金的壬田区是模范的一区”,并详细介绍了它的办社经验。同年十二月,中央苏区消费合作社第一次代表大会授于瑞金石水乡支社壬田区消费合作社“模范社”称号,并发给了锦旗。一九三四年一月九日,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发表“瑞金黄柏区消费合作社优待红军家属光辉模范”一文,表扬瑞金的优待工作。同时,瑞金县的消费合作社还克服了重重困难,兴办了一批小工厂,如石灰厂、硝盐厂、草鞋厂、樟脑油加工厂、刨烟厂等等,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支援革命战争、保障群众生活的艰巨任务。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瑞金消费合作社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同志的领导下,一直走在苏区经济斗争的前列。无论是参军参战,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还是支援前线。捐献物资,组织担架队;无论是开展各项革命斗争活动,还是深入白区采购物资,或者是优待红军家属,慰问红军……消费合作社的广大干部职工和社员群众,都一直冲锋在前,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仅《江西烈士英名录》中,瑞金从事过消费合作社工作和经济建设工作的烈士就达千余人,不知名的英雄更不知有多少,他们用自己的热血谱写了中国革命的壮丽诗篇,为我国的供销合作社事业史书下了光辉的一页。















瑞金苏区时期的消费合作社


瑞金,地处江西赣南和福建闽西交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瑞金是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一九三一年八月至一九三四年十月,毛泽东同志一直住在这里,领导革命根据地军民向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壮大了革命根据地,扩大和巩固了苏维埃政权,粉碎了敌人连续数次全面的军事“围剿”。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在叶坪乡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改瑞金为瑞京,瑞金从此成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红都。

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瑞金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领导下,进行了第二次分田斗争和查田运动,同封建残余势力和敌人的经济封锁展开了英勇不懈的斗争,逐步恢复了国民经济,积极进行各项经济建设、生产建设。从一九三一年起,瑞金苏区相继创办了消费合作社、粮食合作社、信用合作社、生产合作社,特别是蓬勃发展的消费合作社对于巩固革命政权,粉碎敌人经济封锁,支援革命战争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瑞金苏区的消费合作社,是整个苏维埃经济建设的重要一环。它与苏区的公营商业(即政府办的贸易组织,如中华贸易公司,外贸局等),私营商业(即私家中小商铺店)紧密联系,沟通内外贸易,活跃物资交流,为打破敌人经济封锁,缩小工农产品剪刀差和保障工农红军物资供给发挥了重大作用。消费合作社的产生发展,使苏区的经济发生了质的变化,构成了新民主主义经济的雏形。同时,这种经济形式是革命政权在经济上、政治上动员和团结千百万劳苦群众对敌斗争的一种重要力量。

瑞金苏区的消费合作社,在经济斗争中是一条重要的战线,它是在反对敌人经济封锁,反对商业资本剥削的斗争中,并在土地革命前期开始兴起壮大的。一九二九年冬,中共瑞金地下党组织筹办了“裕茂”杂货铺,作为地下党的秘密交通站,由安治乡一名老 纸工张某负责,设于县城云龙桥头附近,这是早期的红色商店。一九三O年六月间,瑞金县红色革命政权——革命委员会成立了,邓希平当选为主席。县财政委员会没收了县城大资本家商人的店房财产,除部份分给贫苦群众,供应暴动以外,将剩余的物资开设了“公卖店”,折低价出售给群众消费,以维护正常商业,抵制中间剥削,巩固红色政权。同年八月后,县区苏维埃政府先后成立,并设置了东区、南区、西区、北区、城中区五个巡视委员会,全县先后办了十余家苏维埃商店,开展了正常营业。但是,由于这年十一月间钟运标、欧阳江敌部进攻县城,县苏 政府和革命武装被迫撤向安治山区,苏维埃政权新兴的商业组织也被迫停办了。一九三一年三月,红军十二军军长罗炳辉率兵重新解放瑞金城,恢复和巩固了各级革命政权。同年五月间,在城外南门岗召开了瑞金县工农兵第一次代表大会,建立了新型的苏维埃政府,通过了关于政权建设、支前工作、分田分地、经济建设的若干决议,对于本县的商业提出了合理的改革政策,并设置了财政部,统一管理全县的财政经济,一批由苏维埃政府掌管的商店又重新开业,各区乡合作社的创办也在筹备之中。

一九三一年九月,瑞金县苏政府又开了全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中央派阿金(金维映)同志主持了大会,到会代表一百多人。会议通过了各种提案决议,并讨论了如何在敌人军事进攻面前及经济封锁的形势下开展经济建设,发展合作社问题,把加强苏区合作社建设正式列入议事日程。会后,瑞金县消费合作社筹备委员会成立,由财政部领导,决定在城市区首先建立消费合作社,通过月余努力,在东郊乡、西郊乡、北郊乡、城中乡建立了五个郊区消费合作分社,并建立区支社、设社址于桥头关帝庙内。一九三一年十月全苏“一大”在叶坪乡召开后,全县创办消费合作社的热潮迅速掀起。各级苏维埃政府积极贯彻临时中央政府和毛主席的号召,组织起来,兴办消费合作社,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从一九三一年底至一九三二年五月下旬,全县便建立了区消费合作社主个,乡消费合作社三十七个,发展社员一万四千八百余人,吸收股金一万七千五百余股,计股金二万零四百余元,其中城市区消费合作社成绩最好,拥有四千七百多名社员,其次是九堡、武阳、云集等区。这样,瑞金县的消费合作社便遍布全县每个角落,形成了一个消费合作社的经营网络。

同年四月十二日,临时中央政府颁发了“合作社暂行组织条例”,加强了消费合作社的领导、健全了组织机构,有力地推动了全苏区经济建设的开展,使消费合作社更加蓬勃发展。同年十二月,瑞金县消费合作社召开第一届社员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县总社,通过了章程和各项提案。从此,瑞金县的消费合作社,在县总社、县苏政府、中央财政部的领导下,积极进行各项工作建设,壮大消费合作社阵容,发展新社员,消除阶级异己分子,组织商品流通,采购苏区必需物资,优待红军家属,支援革命战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瑞金县苏区消费合作的广大革命者,在艰难岁月下浴血奋战。坚持从白区采购进商品,以优惠的价格供给社员群众和红军家属,保证了人民的生活物资消费需要。消费合作社除经营粮、油、杂货、药材以及社员日常需要的食品外,还积极收购农副产品,兼营农具买卖,收购大量的废铜烂铁,子弹壳等,支援外贸出口,支援红军。如瑞金县有十七八个农副产品收购站,经营活跃,是合作社的一个支柱。消费合作社与群众建立了鱼水般的关系,在优待红军家属上做出了光荣的成绩。瑞金市苏区各区乡消费合作社普遍实行红军家属买货优先,打七八折供应,有的合作社从盈余中抽出部份红利,开办红军家属商店,平时送货上门,帮助困难户解决实际问题,如壬田区消费社请了几名医生给社员群众看病,武阳区石水乡消费社买来猪仔送给社员饲养,许多群众称赞“合作社第一好!”并说“当了衣初,也要加入消费合作社!”瑞金的消费合作社为中央苏区发展合作社运动树立了榜样。临时中央政府多次表彰瑞金消费合作主的规范工作,在一九三三年八月召开的南部十七县经济建设大会上,毛泽东同志表扬了瑞金县消费合作社,肯定了他们所取得的成绩。同年十月十二日,临时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长吴亮平在党中央局机关刊《斗争》上发表《合作社怎样工作——壬田区消费合作社检阅》一文,赞扬“在合作社运动中,瑞金的壬田区是模范的一区”,并详细介绍了它的办社经验。同年十二月,中央苏区消费合作社第一次代表大会授于瑞金石水乡支社壬田区消费合作社“模范社”的光辉称号,并发给了锦旗。一九三四年一月九日,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发表“瑞金黄柏区消费合作社优待红军家属光辉模范”一文,表扬瑞金的优待工作。同时,瑞金县的消费合作社还克服了重重困难,兴办了一批小工厂,如石灰厂、硝盐厂、草鞋厂、樟脑油加工厂、刨烟厂等等,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支援革命战争,保障群众生活的艰巨任务。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瑞金消费合作社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一直走在苏区经济斗争的前列。无论是参军参战,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还是支援前线,捐献物资,组织担架队;无论是开展各项革命竞争活动,还是深入白区采购物资,或者是优待红军家属,慰问红军……;消费合作社的广大干部职工和社员群众,都一直冲锋在前,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仅《江西烈士英名录》中,瑞金从事过消费合作社工作和经济建设工作的烈士就达千余人,不知名的英雄更不知有多少,他们用自己的热血谱写了无数革命的壮丽诗篇,为我国的供销合作社历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的一页。